什么是风水的藏风得水

笃公刘,既溥既长

既景乃冈,相其阴阳

观其流泉,其军三单

度其隰原,彻田为粮
度其夕阳,豳居允荒
这是《诗经·大雅·公刘》中的一章。这首诗描绘了周人的先祖公刘迁居到豳地时的情景—智慧的公刘相土尝水,利用日影确定方向,判断山川的阴阳向背,观察水流的情况,最后选择此地定居营建住房;又率领其军旅和百姓开荒治田,收种食粮。山麓上建筑鳞次栉比,田野中庄稼丰收在望,一派安居乐业的田园风光。
古代初始,由于建筑的技术手段比较原始,选择和利用地形地貌作为定居的场所,应该是比较有效的做法,所以我们的先祖就把选址定居作为安居乐业的头等大事来对待。选址定居中对地形地貌知识的日积月累,其经验也日趋成熟,乃至后来便形成了门建筑选址的学问——相地术。它是古代中国流行的一门关于相宅相墓的学问,其主要内容是指导人们如何去选择和确定建筑的位置、朝向、时间,以及给予建筑规划布局和营建的指导意见。由于人们对自然界现象认识的局限和对天地自然的依赖,与之相伴的气运图谶”之说深入人心,所以建宅营墓,兴工动土,必定会察看地理形势,审辨建筑基地是否富有“生气”,以选择一个环境优美、形胜俱佳,所谓“阴阳之交”“藏风聚气”的土地进行营造活动。因此相地术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建筑的规划布局和设」
计施工,其在民间广为流传,影响深远。
相地术又称堪舆术,“堪舆”是什么意思呢?许慎在《淮南子》中注曰堪,天道也;舆,地道也。”张晏也认为:“堪舆,天地总名也。”(《汉书·扬雄传》)“堪”意又通“勘”,有勘察之意,堪天道,就是勘察天空日月星辰的方位与运动的天文情况,其基本的内容涉及天象、气候变化规律及其“天人感应”的征兆。“舆”本指车厢,有负载之意,引喻为疆土和地道。舆地道,就是勘察地面的自然环境情况,内容涉及地形地貌、山川河流的基本规律及其征兆。所谓堪舆,就是对天地间自然现象的观察和规律的理解,所以“堪舆”有相地、占卜的意思,反映了古人在应对自然时须“仰则观象于天文,俯则观法于地理”,以便知天命、尽人事的天人相符的世界观《史记·日者列传褚少孙论》记载:“孝武帝时,聚会占家问之,某日可取(娶)妇乎?五行家曰可,堪舆家曰不可,建除家曰不吉,丛辰家曰大凶,历家曰小凶……辩讼不决。”可见堪舆家为古代占家流派之一。《淮南子·天文训》说“北斗之神有雌雄,十一月始建于子,月从一辰,雄左行,雌右行,五月合午谋刑,十一月合子谋德,太阴所居,辰为厌日,厌日不可以举百事,堪舆徐行雄以音知雌,故为奇辰。”文中的堪舆是指北斗星神,由此而知堪舆家是利用天文与地理的对应关系的学问而占卜凶吉的。这和《易经》中的“仰观天文,俯察地理”是相对应的。这些记载均说明古人认为堪舆是一门涉及天地关系占卜的学间,它的涉及面比相地术要宽广,但因相地术中有相当的内容与堪舆术关系密切,后来堪舆便逐渐成为相地术的代名词。


作为一种相地的学问,相地术起初仅涉及建筑的选址和定向,其理论和方法也比较简单,主要是地理地貌、气候环境等因素与人们的居住条件协调的经验总结和运用,所以科学成分也较多。一直到汉代,在《易经》玄学思想及董仲舒“天人感应”等谶纬学说的影响下,原有的相地术与阴阳五行、八卦干支结合在一起,为其进一步发展奠定了一定的哲学基础和逻辑推理条件,也把早期的“天人感应”的神秘关系更紧密地联系起来。唐宋以后,程朱理学兴起,相地术的理论构架也日臻完善,名称上出现了“风水”的称谓,北宋王洙等奉诏校正的《地理新书》卷二所录《风水说》曰:“出处为水,入处为风。气脉随水流,欲皆朝于案是也”。“此时内容上不仅着眼于山川形势,藏风得水等方面的内容,而又与占卜、宅主“命相”和“黃道吉日”等穿凿附会,加入了方位“理气”方面的内容,特别是清代以降流行蒋大鸿的玄空大卦和沈竹乃的九星术,更增添了相地术的玄学色彩和一些荒诞不经的内容,在一定条件下成为骗子骗人钱财的手段堪舆术的别称很多,除了称相地术、风水术外,还有青乌、青囊、地理、相地、相宅、卜地、卜宅、图宅、图墓、阴阳、葬术等名称。青乌的典故出于《轩辕本纪》:“黄帝始划野分州,有青乌子善相地理,帝问之以制经。”《旧唐书·经籍志》则记载青乌子乃汉代相地家,相传其著有《青乌子》三卷流行于世,因而青乌子成为风水学的别名。汉代以前的书是在竹简上书写而后编成卷册的,“册”字便是竹简成编的象形字,“卷”字本意也是指竹简叠卷的样子。从出土的大量汉筒可了解这一事实。外出携带简册要用布袋来装,《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已是家喻」
户晓。堪舆著述在古代是归于选择术数一类的,古人常以青色囊袋来装术数之书,有“青囊妙计”(锦囊妙计)之说,因而风水有“青囊”之称。所谓地,就是指自然及环境。理,就是理解和处理,人们认识大自然、适应和改造大自然环境为自己服务,也就称之为地理。“相”的意思是察看、审定,引转古之面相、手相、星相等相术称谓,择地故称相地。“图”的古义是斟酌、图谋之意,古之营宅建墓乃一件大事,所以要深思熟虑,详细计划。卜,商周先人欲知事之吉凶,灼龟甲察纹路以取兆,称为卜。古人欲知所择之地是否吉凶,进行灼龟取兆,就称之为卜宅或卜居。《史记》有“成王使周公卜居”,屈原著有《卜居篇》。阴阳是古人以事物的阴阳消长来推断吉凶,其涵盖面包括风水、卜卦、命相等。因而,从事风水这个行业的人就相应的被称为“风水先生”“堪舆家”“地理先生”“阴阳先生”“形家”“宅相家”“葬师”“地师”等。
相地术的理论是建立在古代中国哲学“气”的概念之上的。古人认为宇宙是由“气”生成的。《淮南子·天文训》说:“天地未形,冯冯翼翼,洞洞濁濁.故曰太昭。道始生虚廓,虚廓生宇宙,宇宙生元气,元气有涯垠。清阳者薄靡而为天,重浊者凝滞而为地。”大意是说,天地未形成之前只是一个“无”,“无”中生“太始元气”,天地便是太始元气而生成的,轻的气上升成为天,重的气下降成为地。这轻的气和重的气也就是阴阳二气《管子·枢言》说:“道之在天者,日也;其在人者,心也。故曰:有气则生,无气则死,生者以其气。”这种认识来源于人体自身呼吸气息的事实,认为人活气行,人死气绝,气的重要性由身体推类于万物,认为世上万物都是气的生化结果,天上的星辰、地下的五谷和人的福寿天祸均与气有极大的关系可以说气是风水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其理论和方法都是围绕“聚气”这个问题而展开的。因而,有的风水家这样说:“地理师若能认识气,他就理解了风水的全部内容。”堪舆术书因而每每要对气讲解一番。郭璞的《葬书》开篇说:葬者,藏也,乘生气也。夫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谓之生气。生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什么是生气呢?生气是利于生物成长的生发之气,即地中、地表诸多客观元素
(主要是土壤)的一种状态。郭璞说是阴阳之气,如同《周易》中“太极生两仪的两仪,即矛盾双方的对立统一。这种阴阳气的运动变化对立统一达到某种程度盈而外溢,就噫而为风;而受到环境因素的影响达到某种状态(轻物态,小于空气的比重),就升而为云;如其受外界因素(如冷空气)的影响,就凝结成露(重物态,大于空气的比重),降而为雨。风、云、雨以及其他万物都是由生气在地表反复对立统一消长的过程中(土行气行,物因以生)产生的(见图1-1)。这里提到的阴阳气、对立统一等概念都是较为抽象的东西,似乎难以理解。其实质是指什么呢?郭璞的《葬书》原著又说:“……五土四备,土者,气之母,有土斯有气。气者,水之母,有气斯有水。”很显然,郭璞讲的生气就是土和水,古人以金、木、水、火、土五种物质属性规范类比事物,“五土”就是土的诸多元素的总称。五土是阳气,水是阴气,这两者就是生气内在的对立面,阳气是温热向上的物态,阴气则是寒凉向下的物态,两者运动变化的不同状态就造成了风、云、雨的不同现象和结果(见图1-2)。所以,生气不仅包括了“行乎地中”的运动变化于地壳内、土壤中的生气,还涵盖了“发而生乎万物”的生气,即地面外的阴阳之气。就是利于生物生发成长的诸多客观环境条件,比如土壤的构成、环境的温度、湿度等,可见生气并非虚玄的东西,而是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客观物质存在。


基于这种对气的认识,古人安居下葬必然选择“生气”旺盛的“藏风聚气”之地。堪舆家认为生气与地脉、地形、气候有关,在自然环境中,气和风与水的关系最大,因为“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蔡元定注郭璞《葬书》)。清代范宜宾进步解释说:“无水则风到气散,有水则气止而风无,故‘风水’二字为地学之最重。而其中以得水之地为上等,以藏风之地为次等。”意思是说靠山背风近水都是好地方,有水最好,藏风次之。后世堪舆家以相地术中“风”与“水”这两大要素概括这个理论,因而“风水”一词又成为堪舆的代名词。实际上,因“风水”一词主要源自注重相地术的形势派,所以用风水命名的堪舆著作较为少见,仅有元代朱震享的《风水问答》及清代袁培松的《风水本义》等寥寥数本,可见风水仅是堪舆流行于民间的一个俗称而已但是这种对“风水”本意的理解是有失偏颇的。晋代郭璞的《葬书》原著是风水学最重要的典籍之一,后世的一些注释版本对其本意的理解有一定偏差,这是导致风水学陷入歧途的原因之一。比如在对风水本意的理解上,后人就曲解了郭璞的原意。宋代朱熹的弟子蔡元定在注释《葬书》时说:“经曰: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其实,在郭璞的《葬书》原著里面并没有“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这句话。《葬书》原著是说:“葬者,藏也,乘生气也。夫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谓之生气。生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如前所述,郭璞讲的生气是地表所蕴含和运行的元素与能量,以“土”(包括土中之水)元素为代表,是地表万物的生长的要素,生气也就是土气,生气旺盛溢出地表后就形成了风(噫而为风),而不是指外在气流而形成的风,前者才是风水中“风”的本义。《葬书》又说:“土者,气之母,有土斯有气。气者,水之母,有气斯有水。”这里又讲到水的概念,气是水的母体,水是随气而运动的,并不是气“界水而止”,土行气行,水气互动,水土并存,一个地方生气旺盛必然有水。所以风水中的水,是气旺盛的表征,并非水可以界气。“土生气,气生水”的水是指与土壤并存的微观概念的水,是地中生气的一部分,所以风水的水不仅仅是指后人所提到的可以界气的、看得见的宏观概念的江河海塘之水。因此,风水的正确概念应该是“水土”的概念,本质上是指地表生态(内气)和气候(外气)的关系,风水好不好就是一个地方的水土好不好,地表生态和气候诸多元素协不协调,是一个生态场的概念。当然广义的气还包括气氛、氛围,涉及美学艺术、景观及主观感受等内容,故中国朴素的风水学是以探究建筑生态环境和景观环境为基本目的的,是一个环境场的概念。
郭璞的《葬书》说:“葬者,藏也,乘生气也。”“乘生气”,就是要利用生气,如何利用生气呢?《葬书》又说“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即为了使地下聚积的生气不散不噫,运动变化的生气使它相对静止利用,所采取的方法和措施,就称之为风水。比如古人对阴宅选址(点穴)于生气盈而不溢之处,对墓地密封,使生气不噫,以收藏地中将溢而未外噫的生气。对阳宅的选址和建筑,既要吸收地气,又要阳光充足,空气流通,温湿度适宜等。总之,在理解生气的情况下,用建筑规划和设计手段适应、利用和改造生气为我服务,以充分利用好生气,就谓之藏风(生气)。藏风,不是蔽外来“空气流动而成风”的风,而是收藏“生气噫而成风”的风,即是使行乎地中的内在生气,不是从四面八方盈而外溢和聚气不良而扩散的生气,谓之藏风。
《葬书》原著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因为水是生气所生,所以有水就表明生气旺盛。水源长,水质好,流量大,与生气的旺盛是成正比的。对风水的寻龙,必须要看随龙水。营造选址点穴必须在龙尽气钟诸水会聚之处。因此,风水(建筑)以得水为第一。所以风要藏,水要聚,好的环境必须能够“藏风得水”,所谓“藏风聚气”中的“风”和“气”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指的是“生气”,藏和聚都是应用生气的营造措施

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和网友转载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神通风水网 » 什么是风水的藏风得水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